主刑只能独立运用,不能相互附加并用。附加刑是补充主刑适用的刑罚,包括罚金、剥夺政治权利、没收财产三种。附加刑既可以作为主刑的附加刑适用,又可以独立适用。

  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葛大店一住户眼看自家一片没有产权的房子即将被拆迁,便来到邻居家,试图借用对方的户口本来“套”取回迁房。双方在一番“交涉”后,便口头承诺了一番“分红”条件,然而,因为利益的纠葛,一出闹剧诞生了....。.

  举报人:他拿我家的户口本去“套”房子!

  “他是过河拆桥,用了我家的户口本,后来就不认账了!”日前,家住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葛大店社居委的市民洪梅(化名)来到本报投诉称,自己家的户口本被人拿去套取国家财产。

  据洪女士称,今年三月份的一天,离家里的不远的一个邻居柳永风(化名)敲开了自己的门,随后她告诉自己一个“美事”:村里马上就要测量拆迁自己一套没有产权的房子了,现在只要用一下她家的户口本,将来双方都可以获利。“当时他告诉我,只要用我们家的户口本再测量的时候登记一下,就能拿到给我拆迁安置补偿的房子的一半面积,我就信以为真,就借给他了,谁知道,20天以后一切都变了!”洪梅告诉记者,20天后,自己在听到其他邻居告知自己房屋已经测量完毕后,就来到柳永风家索要户口本,但是柳却改口了:称没有用自己的户口本测量。

  “按理说拿我的户口本测量房子,我应该在现场才对,结果他同村里负责拆迁的经办人悄悄的测量了那套房子的住房面积。”洪梅称,不久后,自己就看到了报纸上公示了柳永风房屋拆迁初审的情况,随后他便找到柳永风理论,但对方仍然不认账。自己只好来到村里找到相关负责人,要求查看公示时柳永风的95号档案,但是遭到拒绝。

  洪梅告诉记者,现在她希望自己能够看柳永风有关档案内到底有没有自己家户口本的相关信息,如果使用的自己的户口本,唯恐将来对自己家里现在的房子产生不利影响。

  昨日记者来到洪梅家中,在拿出自己家中的户口本,再次告诉记者,当初柳永风是希望借自己的户口本套取拆迁补偿房产,并给自己许诺,而现在,对方却不认账了。

  被举报人:房子还没拆,她就向我要10万!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离洪梅家不到500米的柳永风家进行实地调查。柳永风在记者介绍了有关情况后,一口承认当初自己是向洪梅借了户口本一事。

  柳永风说,自己家有两大套房子,一套老房子有产权证,一套新盖的房子没有证件,按照村里其他拆迁户的“惯例” ,自己想到了洪梅家。“她们家是外地人,现在住的商品房就是我当初卖给她的,后来她丈夫去世了,我考虑到她带两个小孩不容易,人也不错,也知道她家户口全部迁到这边来了,我老婆就过去跟她们商量了!”柳永风说,按照相关拆迁规定,家里每个人口只能获得45平方的拆迁补偿,而自己家1000多平方的新房即将面临拆迁,人口不够,又怕房子浪费,就找到洪梅,希望双方都“搞一点”。

  “后来房子还没拆,她就向我要10万,我没同意,双方就弄僵了!” 柳永风说,双方当时口头协议,等新房子补偿下来了,将参照其他家类似的情况来分配房子,但是这边要拆房子刚测量完,洪梅便开口向自己要10万块钱,随后她又跑到村里硬是把自己的户口本复印件撤了回去,所以她家的户口本也就没有起到作用了。

  当记者问起柳永风当初是否知道这种想法是否违规时,他很平淡地告诉记者:“不都是想多赚一点嘛!”

  在谈到双方如何解决这起纠纷时,柳永风坚持认为自己和洪梅家“不存在什么事情,因为根本就没有用她家的户口本。”而公示的8个人户口是自家真实情况。

  镇建设办:我们立即着手调查此事!

  对于柳永风说洪梅要10万元钱的事情,洪梅则有不同的说法。她说,由于自己感觉到柳永风不打算认账时,自己曾找到柳永风的叔叔去协调此事,后来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自己再次找到柳永风,而柳永风则告诉自己要房子可以,但是要拿钱来买,无奈之下,自己要求柳永风拿10万元了断此事就算了,但是仍遭到其拒绝。

  昨日下午,针对此事,记者来到了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葛大店委,试图找到负责经办此事的一位姓许的负责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负责人去开会去了,记者多次试图联系他,其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随后,记者又联系上了合肥市包河区淝河镇政府,建设办一位姓刘的主任表示将立即着手调查此事。“如果真的出现这种借用他人户口本来套取拆迁房屋的情况,是违规的!”刘主任向记者证实,区里有一个认定小组曾对涉及补偿的住户的补偿标准在媒体上进行了公示,而公示的目的就是希望知情群众进行举报,将一些私下交易的行为揭露出来。至于洪梅查看对方是否利用自己的户口本测量房屋的要求,该主任将积极协调有关部门来核实相关情况。“我们非常欢迎媒体和群众来监督这项工作,下一步我们立即来调查此事,坚决制止违规现象。”

  律师:双方涉嫌共同欺骗行为

  “其实双方都涉嫌共同欺骗行为!”合肥市世邦律师事务所陈发俊律师在分析此事时告诉记者,柳永风希望借洪梅家的户口本来套取房屋补偿,洪梅支持柳永风的行为,事实上双方实施了共同欺骗的行为,都存在过错,是欺骗政府而自己非法领取房屋拆迁补偿的做法。

  陈发俊律师说,如果情节严重的情况下,双方的做法属于不当得利,属于违法行为。如果政府有关部门经过查实,应该及时将补偿的房屋追回。至于洪梅要求查看对方有关档案,可以通过乡镇有关部门,在提出个人申请后查看。



民法和商法是维护经济秩序的重要法律,法律常识栏目为您介绍了民商法的主要内容,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行政法是法律体系中的基础法律,法律常识栏目为您介绍了行政法常见的法律常识,主要包括行政许可法、行政复议法等,另外还有司法考试等精彩知识的介绍。

网首推精品办公室:
大理馨鑫梦幻教育心理咨询工作室
短笛心理咨询工作室
应向东心理工作室